您的位置: 无锡资讯网 > 游戏

墨鸣百家 第三十九章 短暂的分别

发布时间:2019-09-24 16:41:21

墨鸣百家 第三十九章 短暂的分别

龙虎山,位于JX省YT市西南20公里处。相传东汉中叶,天师道创始人张道陵曾在此炼丹,传说“丹成而龙虎现,山因得名。

据道教典籍记载,张陵第四代孙张盛在三国或西晋时已赴龙虎山定居,此后张天师后裔世居龙虎山,至今承袭六十三代,历经一千九百多年。

座落于龙虎山中的上清镇号称千年古镇。据说如果没有上清镇,就没有上清这块土地孕育出来的道教文化,龙虎山要成为中国道教第一山、中国道教的发祥地恐怕是不可能的。

古镇未经过专家设计,一切都形成于自然,无形中有一种自然之美,漫步其中,你不必闪躲汽车的横冲直撞,尽可悠闲自在地观看市井风情。渔民织,孩童戏耍,怡然自得。

天师府正位于鹰潭上清镇,临清溪,为张氏历代起居之地,原建于龙虎山脚下。北靠西华山,门临泸溪河,面对琵琶山,依山带水,气势雄伟。

占地3万多平方米,建筑辉宏,尚存古建筑6000余平方米,全部雕花镂刻,米红细漆,古色古香,一派仙气。

整个府第由府门、大堂、后堂、私第、殿宇、书屋、花园等部分构成。规模宏大,雄伟壮观,建筑华丽,工艺精致,是一处王府式样的建筑。

院内豫樟成林,古木参天,浓荫散绿,环境清幽,昔有“仙都”,“南国第一家”之称。

味腴书屋坐落私第东部,书屋为院落式,建于清光绪二十年,面阔约八百平方米,分前后二进,后为正屋有楼,中有天井两厢,门前老桂倚墙,婆娑作态。

石门凿有隶书联一副,上联“泮芹蔓衍芹期来”,下联“丹栏花开栏可攀”。书屋后门远朝西华山,近临池中水,门额上书“秀接衡阳”四字。

时值9月低,外面仍是烈日高悬,秋老虎似在散发余威,正屋中香烟缭绕,阳光透光明窗洒在屋内,屋子正中一张紫檀方桌,桌上一张棋盘已是星罗密布,正有两者端坐其两侧对弈。

其中老者身穿白色便服,须发皆白,精神矍铄,另一位中年道士身穿黑色道服,浓眉密须,方脸阔嘴。

此时中年道士举起一枚黑子,犹豫了好一会才落子盘中。见此,老者露出一丝微笑,随即将一枚白子也落于盘中。

棋盘中一黑一白,黑白分明,分据两地,错落有致,细细品味每一步都饱含哲理,就像是战场一般。

道士见老者落子后,一直在凝眉沉思,直至片刻后方才摇头叹道:“输了,输了,果然还是不如啊。”

“哈哈哈,道友不用谦虚,你的棋力见长了。”老者手捻白须,朗声笑道。

“那里,还是不如您。”道士摆了摆手,摇头说道。

老者端起面前精致的骨瓷茶碗品了一口,放下后问道:“孙道友今日上我这龙虎山可是有事?”

道士面对老者所问,脸上露出一丝局促,恭敬道:“确实有事,我最近几日一直对一件事感到烦心,特意来您这里求个答案。”

“哦?说说看是什么事?”老者不紧不慢地问道。

“前几天我在崂山明霞洞上感到西方有流星坠落,炁海也有所感应。虽然事后很快恢复,但我这心里总觉得有事将要发生。”道士皱眉说道。

“嗯……我那几天也察觉到西方有些变故,我自己倒是没事,不过我那徒弟倒是差点行岔了炁。”老者点头说道。

道士听到后惊讶地询问道:“老天师,您徒弟没什么大碍吧?”

老者笑着摇头:“没什么大事,他这也算命里注定,因祸得福啊。”

道士拱手恭贺道:“恭喜,恭喜老天师爱徒得此机缘。”

老者平静地还礼道:“多谢,我替顽徒谢过道友。只是,孙道友贵为崂山掌门,你我之间不必如此客气。”

“那里,您才是太客气了,谁不知您天师府才是国内道门的旗帜,我那崂山只能偏居一偶,成不了什么大气。”道士摆摆手,摇头叹道。

“孙道友可是因为那颗流星而烦恼?”老者看着对方询问道。

“确实如此,我不知道天降流星对我们这些修行者来说是好是坏,您刚刚也说了您的徒弟在那天出现变故,我担心这会不会是不好的预兆。”道士缓缓答道,他语气里透着些许忧虑。

“嗯……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,我倒觉得没什么,我们只需做到与时迁变,应物变化就好,至于天地变化,自有它的命数。”老者手捻白须说道。

老者缓了缓继续道:“老子曾说‘大道无形,生育天地;大道无情,运行日月;大道无名,长养万物’,你夜观天象,所以心生忧虑,反倒是乱了心境。”

道士颔首沉默地思考着,他当然希望自己只是杞人忧天,可他在那颗流星坠落后起了一卦,卦象上乾下坤,这让他觉得未来必是有事发生,只是不清楚这里好坏各占多少。

他可不像老者那样表现得顺其自然,毕竟崂山只能算是小门小派,比不了天师府的家大业大。他总要为了自己观中那些徒子徒孙着想,免得他们真遇到事没有应对的手段。

片刻后,道士拱手道:“老天师,您说这流星坠落的时机是不是有些蹊跷?不光是我,茅山,全真那边都有感应,他们下面的弟子也有行功出岔的,这是不是太过巧合了些?”

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老者缓缓问道。

“老天师,我只是怀疑这里面有关联,这也是我今天来山上找您的原因。”道士皱眉说道。

老者笑了笑说道:“孙道友,看来我要是不解答你的问题,你回去都吃不好,睡不香了。”

“哎……老天师,您说笑了,我这还不是为了下面那些徒弟着想,真要是有什么变故,也好让他们能提早准备一下。”道士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。

“也好,我说说我的看法,你姑且听听,看能不能解答你的问题。”老者端起茶杯抿了一口道:“前几天我不光察觉到西边那颗流星,正南方向也有一颗,2颗同时落到了地上。”

“老天师,这……这是真的?”道士神色惊讶地问道。

“嗯,确实是真的,恐怕现在出现的变化就是这2颗流星引起的,不过我也不知道其他地方是不是也有流星落下,只能估计天地会有变化,至于好坏就不好说了。”老者缓缓答道。

道士听到老者说完,只觉得一股寒气从脚底只蹿至头顶,后背渗出一层细汗,他总算知道为什么国内那么多人都会在那一天出现变故,原来是2颗流星同时坠落。

“老天师,这天下会不会……”道士犹豫道,他想问整个世界会不会因为这2颗流星出现什么动荡。

老者摇了摇头,他知道对方想问什么,平静地答道:“不会乱的,目前我还没有这个感觉,再说咱们的政府也不会让社会出现变动。”

“人皆知持物之乐而不知不持物之乐,尽管现在社会环境很不好,人的欲望太多,已然是欲壑难填。不过政府那边倒是一直都在控制,我们只需要维持住自身就好。”老者镇定自若地说道。

道士沉默片刻后,缓缓吐出一口浊气说道:“多谢老天师指点迷津,我最近确实为了门下弟子想的太多了,也许他们自有自己的命数,我不该越俎代庖。”

“是啊,惟道是从、道法自然,他们的命数自有他们去面对,我们的命数自有我们去面对,无论何种都坦然相对就好了。”老者捻须笑道。

“老天师,我还有一个问题,这个问题已经困扰我几年了,一直想不通透,还望您能解惑。”道士拱手缓缓说道。

老者抬手示意对方:“孙道友,请问。”

“我们所修炼的炁到底是何物?”道士看着老者问道,他非常希望对方能解答他的问题,这个问题已经困扰自己几年时间,一直都没想明白。

“为什么这么问?”老者反问道。

“几年前我徒弟问我这个问题,我一时没答上来,后来一直在思考,这次刚好向您请教。”道士恭声道。

老者闭目沉思,直到片刻后方才睁开,手捻白须道:“嗯……我明白了,之前我也与人讨论过,尽管还是不能确定,可也得出一个初步结论。”

老者顿了顿继续道:“我们所练之炁无形无相,分布在天地之间,如果硬要说是什么,我个人以为它应该是一种能量态。”

“能量态?这是物理学的概念吧!”道士苦笑着问道,他是没想到老者作为一代天师居然还会与科学界打交道。

“嗯,很多人都想要通过科学来定义我们修炼的炁,这是非常好的事情

墨鸣百家  第三十九章 短暂的分别

,我们能从中了解不少以前解释不了的现象。”老者微笑点头道:“当然不是所有说法都正确,我也只认可其中一部分而已,比如他们认为炁是种能量,没有质量,没有重量,看不见,摸不着,这些确实是炁的特点。天下万物生于有,有生于无,如果说道是宇宙,那炁则是连接整个宇宙的一种能量,我们修炼炁也是感知大道的过程。”

“您的意思炁就是我们连接道的通路,练炁能让我们体悟天地大道?”道士神色疑惑地问道。

“我确实这么认为,古时所说的仙人,恐怕说的就是那些先辈们已将自身修炼到炁化,才能完全融于大道中,从而得道成仙。”老者缓缓答道。

道士无奈地摇了摇头,他现在更不知道回去后该如何回复徒弟,难道还要让他去学物理学不成?

“孙道友,这些只是我一家之间,你做个参考就好,道法自然,不必强求。来,我们再下一盘。”老者看到对方面露无奈,边收棋子边平静地说道。

道士听到老者说完,微微点头表示明白。他意识到自己有些自寻烦恼,也许真像对方所说,清静无为,道法自然才是最好。

片刻后,两人重新摆开棋局,一时间落子声清脆悦耳,如同听雨,然而“雨”又跟“宇”同音,仿佛在这冥冥中暗示着“一沙一世界”的玄妙。

呼伦贝尔牛皮癣
韶关白癜风医院有哪些
周口哪家医院治癫痫病
郑州银屑病医院需要多少钱
西安莲湖生殖医院手术价格表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