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无锡资讯网 > 健康

阳世鬼差 第二十八章 龙虎际会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0:50:44

阳世鬼差 第二十八章 龙虎际会

老孙赶紧招呼我説:“臭小子还不赖谢过师傅,傻站在那里干什么。○”

我这才醒悟,一千万加上一套房子一辆车就这么轻易的到手了?赶紧跑过来,对复盈道谢。

复盈额首,看向老孙:“这下没有要求了吧?”

老孙不好意思的説:“要求没有了,不过还有一个请求。”

复盈瞪了瞪眼,看来已经到了他能承受的边缘了,不过看到老孙一身那副模样,还是松口道:“説吧,什么请求。”

老孙就把他跟黄小毛母亲的事情説了一遍,复盈听了后,皱眉説:“感情你还弄个二进宫的?人家儿子不同意,你还要干什么?我们道家讲究一切随缘,不可强求。”

老孙急道:“但是,师傅,我们两个是真爱啊,翠儿她很想跟我在一起,我也是这样,我们要克服一切困难,就是死也要死在一起。”

复盈摇了摇头,叹气説:“罢了罢了,既然这样我就帮一帮你,不然方才的承诺不是全部成空了么,可知道是什么人要对你不利?”

我接过话説:“据我们所知,好像是朝阳真人的师兄,白云观的弃徒,在他手下还有不少各派的弃徒,被他收为弟子,实力不容小觑,之前就有一个茅山弃徒妄图行刺我们,被我们先下手为强,抓了起来。”

复盈声音骤然提高:“什么?还有茅山的弃徒?敬尧,你过来。”

陶敬尧听得清楚,走了过来,答道:“禀师叔祖,我茅山这数年来,只有一个弃徒,他天资不错,但走了歪路,偷习了茅山禁术,本来被我关了起来,却不想被他逃了出去,至今还未寻到。”

复盈冷哼道:“对这种人为何不清理门户?留他在世上也是祸害,那人现在在哪里?带回来给我亲手处置。”

我説:“人已经被抓起来了,为了引出幕后,我们做了一场戏,现在已经顺藤摸瓜了,想来不久之后,正主就会出现了。”

“朝阳的师兄吗?哼,当年我曾与他有过一面之缘,此人手段狠辣,无视门规,修炼了很多禁术,也是个难缠的角色。”

老孙弱弱道:“师傅,难道连你都不是他的对手吗?”

复盈瞪眼説:“我不是他的对手?你扯什么犊子,等我见到他,分分钟就吊打他。”

“那就好,那就好,我知道师傅是最厉害的。”老孙这才放下了心。

复盈站起身説:“现在你应该没别的要求了吧?那为师就先走了。”

老孙奇道:“师傅你去哪里?难道还有什么会面不成?”

复盈冷笑:“有,当然有,我自然是要去白云观走上一遭,为你讨一个説法。”

我惊道:“前辈您现在就要去?这才刚刚到…。”

“刚到又怎么了?我这次来的目的就是要像他们讨个公道,难不成还要先游玩几天?”

老孙扭着身子想起来:“师傅,我同您一起去,俗话説上阵父子兵,我们不能给您丢脸。”

复盈摇了摇头説:“不用,有你师弟陪着我就行了,你安心在这里养伤吧,小枫跟我走。”

我没有迟疑,立马就diǎn头答应,现在有了主心骨,我可以去将梦琪接回来了,而且我真的也不想再继续等下去了。

老孙説着会等我们凯旋归来。

出了病房门口,复盈就对我説:“其实他伤的并没有这么重是么?”

我啊了一声,尴尬的不知该説什么。

复盈自语道:“好小子,居然懂得以此来坑师傅了,等这事过去,再好好教训他。”

从这句话,我感觉到,老孙以后少不了还有一顿被收拾等着他呢。

跟着复盈刚出了医院门,就有几辆行色匆匆的商务车,急停在医院门口。我们本未曾理会,但却被车上下来的人给叫住了。

“诸位请等等。”听着声音,像是陈国华的,我不由得停下了脚步,转头看去,果然是他。

复盈却没有理会他的声音,继续向前走去,在他眼中,这等人物应该根本不值一提,况且他并不知道陈国华的身份,只是那种本能的无视与高傲。

“那位可是茅山派复盈前辈?晚辈龙虎山陈国华拜见。”见到复盈不理他,陈国华又急忙喊道。

似是听到龙虎山三个字,复盈脚步顿了顿,缓缓转过身来,面目平静,一片祥和。

陈国华对我diǎn了一下头,然后径直赶到复盈面前,恭敬抱拳道:“不知前辈大驾光临,有失远迎,还望前辈恕罪,晚辈陈国华,代家师张培山向前辈问好。”

复盈面色古怪道:“我又不是去你家,什么大驾光临,有失远迎?”

陈国华面色不变,道:“前辈这等人物,名扬四海,无论到了哪里,都有很多人为之敬仰,盼望着能与您见上一面,国华自是其中之沧海一粟,前辈远道而来,我却未曾迎接,实在心中有愧,因此得到前辈的消息后,便第一时间赶来。”

复盈笑道:“你这娃娃,倒也会説话,説吧,你这次来找我,有什么事情?如果要劝我不要去白云观,我看你还是不要开口了,别以为会拍我老人家的马屁,我就不会收拾你。”

陈国华不卑不亢的説:“晚辈不敢,这次来,一是为了完成多年的心愿,见一见您这位红尘中的仙人,第二就是代替家师传达掌教真人的几句话。”

“哦?张道鸿有什么要告诉我的?当初在茅山,他不是还要与我较量的吗?”复盈淡淡説道,对于张道鸿的看法,我与他出奇的一致。

陈国华平静道:“前辈应该明白,当初掌教之所以那么做,是有不得已的苦衷,事后掌教真人也曾给前辈发过十余封道歉的信件,奈何前辈都没有回复,此次叶枫兄弟与孙师叔的事情,我已经禀告给掌教,他説会全力帮助茅山一派,因此也派出师傅等几位长老前来相助,为的只是希望前辈能不计前嫌,毕竟龙虎、茅山本是一家。”

复盈冷笑:“好一个本是一家,你们龙虎山打的什么算盘,你肯定比我更清楚,当着我的面还説这些冠冕堂皇的话,是侮辱我老人家的智商吗?另外,我再告诉你,茅山已经退出万法宗坛,不在属于正一派系!”

“即便如此,我们龙虎山依然愿意无偿帮助茅山一脉,请前辈应允。”

复盈怔了怔,他很诧异陈国华怎么脸皮那么厚,都説到这个程度了,他仍旧这么执着,弱势换做别人,恐怕早就灰溜溜的跑了吧。

可惜他不知道陈国华的身份,大风大浪见得多了,虽然复盈活的岁数大,但到底没在官场混过,没有这diǎn脸皮,怎么能在这个位子上坐那么稳当?

“好,我允了,不然岂不是辜负了你们的一番心意!”复盈老道不知怎的,突然改变了意图,答应了陈国华所説。

陈国华露出笑容説:“那请前辈先稍等,师傅他们再过不久就会到了,我现在就去联系白云观,邀他们晚间进行商谈如何?”

复盈斜了他一眼説:“你想的倒是周到,好,就依你所言,并且替我转告他们,应该知道我为何而来,如果识相的,就快些亲自登门来给我那徒儿赔礼道歉,否则,我让他鸡犬不宁。”

陈国华呆了呆,这种话语让他怎么去传达,估计説完后,仇恨都被他给拉走了。白云观

那边指不定还以为是他从中作梗,添油加醋的多説了这些话。

神色瞬间回复正常,陈国华diǎn头説:“好,我会将前辈的话,一字不差的带到。我们已经为前辈订好了这里的酒店,请前辈入住,算是我对前辈的一些心意。”

复盈从鼻子里嗯了一声説:“是最好的吗?如果不是就算了。”

“当然,是全市乃至全国都数一数二的酒店,前辈请放心入住

。”

陈国华带头,复盈带着陶敬尧与几位长老一起,其余的弟子为了不引人注意,都分散开来,他们没有住在同一个酒店离,毕竟那种酒店也不是谁都能够进去的。

在酒店了呆了一个多小时,我没有感觉到无聊,只是心中十分有冲进白云观去见柳梦琪的冲动,这些日子没见,也不知道她过的好不好,如果被我知道在哪里有什么对不起他的地方,我绝对会不计后果的大闹一场。

之前,我没有人在后面撑腰,没有话语权,甚至连见她一面的资格都没有。这无疑是世上最让人愤怒,切无奈的事情之一。

现在,我有了坚实的后盾,在这方面能够力压对方,强龙过河而来,要与地头蛇较量。关键看来的是几条龙,而与之相对的又是几条蛇?

综合实力之下,我们有着绝对的优势。可惜我现在无法联系神胎,不然这些事情或许都能够解决掉。

还説他与我本是同体,为何连这diǎn心灵感应都没有,他应该早就出现。

又过了半个小时,以张培山真人为首的,张明镜、张天均三位联袂而来,并带着数位龙虎山的高手,其中有一位看起来气宇不凡,无论气质还是外表,都给人一种神秘的感觉。

邵阳治疗前列腺炎费用
保定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
佳木斯治疗阳痿费用
邵阳治疗前列腺炎医院
保定治疗阴道炎方法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