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无锡资讯网 > 美食

魔装 第一零八二章 赌约

发布时间:2019-10-13 00:02:18

魔装 第一零八二章 赌约

这个时候,苏唐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习小茹身上,并没能留意到,那孑孓的目光变得有些闪烁不定。

习小茹甜笑着向苏唐抱来,但在距离尚有五、六时,她却突然翻脸,犹如凶神恶煞般抽出背后的天煞刀,怒卷而下,直斩向那孑孓。

那孑孓早有防备,身形化作一道流光,射向天空,其实不止那孑孓有防备,旁侧的卜客星君,后方的方以哲等人,早纷纷避向两侧,好像这样的偷袭已经出现过多次了。

最吃惊的反而是苏唐,因为太过吃惊,没有及时作出反应,他的身形竟然被习小茹释放出的刀劲卷在其中,幸好释放出护体神念,才算免于受创。

“姑奶奶我都叫你姑奶奶了还不行?”那孑孓在半空中叫道。

“你有种别跑”习小茹喝道,接着扬起天煞刀就要追。

苏唐急忙一把抓住习小茹的手臂,他甚至忘了叫习小茹的君号:“小茹,出了什么事?”

这么长的时间里,习小茹已经习惯苏唐叫她的君号了,一声茹,,骤然让她想起了过去所有的点点滴滴,心中的煞气也随之消退,她慢慢收起天煞刀,恨恨的说道:“他诈我”

“喂喂喂,姑奶奶,说话要讲理,我们事先已经谈好了,哪有什么诈不诈的?”那孑孓叫道。

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苏唐问道,他很少看到习小茹被气成这种样子。

“他说他有渡厄神丹,还有神念结晶,这些对你以后有大用”习小茹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所以他要和我玩猜拳,我赢一次,他就会给我一两神念结晶,如果赢的次数超过十次,他就把渡厄神丹送给我”

“他赢了呢?”苏唐本能的感觉到其中有鬼。

“他赢一次,我就从大罗神鹿身上取一滴血给他。”习小茹道:“我以为我能占大便宜的……”

“傻丫头……占小便宜要吃大亏,你还想占大便宜……”苏唐长叹一口气:“告诉我,你赢了几次?”

“我和他赌了好几百次,一次都没赢过”习小茹的眼泪都在眼眶内打转,她真的被气坏了,所以虽然已过去了一个月,她始终没放弃过追杀,不砍上那孑孓几刀,她难解心头之恨。

如果真的是难以化解的仇恨,习小茹绝对不会如此失态,譬如说,红叶城惨遭屠戮,她一滴眼泪都没流,只选择了发疯一般修行,但现在不同,往小了说,最多算一场玩笑,往大了说,只是让她感觉自己好傻好笨,所以她很生气

“一次……都没赢?”苏唐呆了呆。

“嗯”习小茹双手用力握了握,似乎还想去抓天煞刀。

“孑孓师兄,你这么做有些过分了吧?”苏唐抬头看向半空,他当然要为习小茹出气:“你怎么也得让她赢几次啊?”

“确实有些过分,嘿嘿……”那孑孓笑嘻嘻的回道。

听起来那孑孓好像承认自己错了,但他那表情贱得很,习小茹长吸一口气,终于再次抓住了天煞刀的刀柄。

“这样吧,我们来打个赌。”苏唐一边抓住习小茹的手,一边说道。

“我不和你赌。”那孑孓立即摇头。

“为什么不和我赌?”苏唐奇道。

“王安说过,别看你表面上傻乎乎的,但你内心比谁都精明,城府极深,何况你摆明了是要给你老婆找回场面,我还和你赌?我傻了不成?”那孑孓叫道。

“你怕了?”苏唐道。

“我怕了”那孑孓又摆出那种贱态:“激将法对我是没用的。”

“枉我还叫你一声师兄,真是……”苏唐摇了摇头:“一点担当都没有。”

那孑孓的表情变了变,被自己的师弟这般说,他有些吃不住劲

,又犹豫片刻:“你想赌什么?”

“我这里有一本书,我看一遍,你也看一遍。”苏唐道:“最后比一比谁记下得多,我输一个字,送你一斤神念结晶,我赢一个字,你送我一两神念结晶就好。”

“比这个?”那孑孓突然露出奸笑:“好啊,你不要反悔哦。”

“一言为定、驷马难追。”苏唐道。

“哈哈哈……你还真拿我当傻子?”那孑孓落在苏唐近前,放声大笑:“比就比,但不比你的书,你的书你已经不知道看过多少遍了,和你比我肯定要输,要比,就比我的”

说完,那孑孓拿出一本册子,得意洋洋的说道:“这是太古灵符,每一道灵符都有数千划,甚至有上万划,我们都看一遍,然后比,至于赌注么……那样对你太不公平了,按我说,一个字就是一两神念结晶,谁都别占谁的便宜,怎么样?敢不敢比?”

“你的书你自然也看过。”方以哲忍不住插嘴道:“这样对天魔太不公平了。”

“又不是我要比的,是他一定要比。”那孑孓挤眉弄眼的回道。

苏唐沉吟不语,他表面上在犹豫,实际心里已经笑开了花,他拥有思维殿堂,只要看过一遍,刻录在思维殿堂中就好,他可以保证,那本册子内所有的灵符他都能记住,现在假作犹豫不决,只是怕对方反悔而已。

那孑孓见苏唐似乎有惧意,神情更加得意了:“怎么样?到底比不比啊?我说小师弟,我灵炼法门一宗,可没有象你这样怂的人啊”

“如果我记下的符文太多,你的神念结晶不够呢?”苏唐慢悠悠的回道。

那孑孓只以为苏唐是怕自己输得太多,无力支付赌帐,气势更盛:“不够那就记着,赌帐可是不能赖的无论如何也要还”

苏唐的眼角瞥到王安向这边走来,转头叫道:“王安师兄,来给做个见证。”

王安有些愣怔,随后快步向这边走来,等他听明白了前因后果,脸色有些不太自然,反手把苏唐拉到一边,低声道:“那种太古灵符可不是闹的纵使你再聪明,能记住一个两个也就不错了”

“师兄,你只需要做个见证就好。”苏唐坚持。

荆门治疗妇科医院
十堰妇科医院哪家好
蚌埠治疗月经不调医院
荆门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
十堰好的妇科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