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无锡资讯网 > 历史

17岁女孩我想有户口我想有书读

发布时间:2019-11-26 20:06:04

17岁女孩:我想有户口 我想有书读

身世不幸:

父母未婚,令她一直没户口,母亲在她4岁时离开,父亲去年去世

出行尴尬:

从小到大没坐过火车,不能住旅店,找不到好饭店打工

能否圆梦:

不想一辈子当服务员,如今通过打工攒了些钱,想实现梦想

这是一期特殊的我要上沈晚。以往我们报道的主人公,或是身怀绝技,或是充满正能量,而这期的主人公却是来求助的,她求助的内容很简单:做一个有身份的人,并实现自己的梦想。她的梦想很简单上职业高中学会计。

吴旭1997年9月20日(农历)出生,是铁岭开原市中固镇石旺沟村人。她家境不好,4岁的时候,母亲离家出走从此没有任何音讯,父亲去年冬天因病去世。吴旭只能做服务员来谋生,并积攒了一些钱想继续上学。

几天前,她偶然遇到了在沈阳现代制造服务学校读高二的初中同学。她便想勤工俭学:白天上学晚上做服务员来赚钱生活。可是,就在她满怀希望来到沈阳现代制造服务学校的时候,一个现实的困难呈现出来,她没有身份证和户口簿!由于父母没有登记结婚,吴旭出生后,父母一直没给她办身份证明和户口簿,因为多种原因,吴旭至今仍是黑户。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,沈阳现代制造服务学校高中二年级教师安艳和吴旭一起,向沈阳晚报、沈阳求助。

孩子没有身份证明,又不想放弃学习,希望社会能帮帮她!爱心老师

5月21日,沈阳晚报、沈阳接到沈阳现代制造服务学校高中二年级教师安艳的。她说:沈阳一个17岁的女服务员家境不好,依靠打工维持生计,有了一定的积蓄后想到我们学校继续读书。可这个女孩没有身份证明,学校无法收这样的孩子。

安艳说:我见过这个孩子,她和我们班级的一个女同学是初中同学,女孩很要强很爱学习。据说初中升高中那年,因为她父亲生病,家里经济条件不允许她继续读书。在沈阳打工两年后,女孩现在有了积蓄就想继续学习。可是,现在她办理户口时遇到了困难。派出所需要她能拿出自己父母的身份证明,可她没有任何身份证明。

安艳表示,这个孩子命运坎坷,却不想放弃学习,希望社会各界能够帮帮她!

父母结婚时没办登记,我出生后一直没户口。父亲两次入狱,母亲在我4岁的时候离开了。吴旭哭诉

昨天上午,见到了女孩吴旭,她目前在沈阳的一家饭店做服务员。她17岁,穿着朴素,对人很客气,有礼貌。当她谈到人生经历时,多次流泪。

我父母结婚时没办理登记手续,我出生后就一直没户口。父亲两次犯罪入狱,母亲在我4岁的时候离开了我。我是姑姑带大的。两年前,我初三毕业后和父亲一起来沈阳打工。他做力工,我做服务员。因为我没有身份证,每月只有1700元的收入。去年10月,父亲患重病去世了。大姑、二叔都在开原老家,我一直在沈阳打工做服务员。

吴旭说:我喜欢学习,一直爱读书,初三那年想考高中,可是父亲没有能力供我上学。现在我靠打工有了点儿积蓄想继续读书。我的一个初中同学,在现代制造服务学校读高二,我也想去这个学校读书。

了解到,吴旭想学会计专业,她的想法是白天在学校上学,晚上和周末继续在饭店打工。饭店老板看到她这样上进也支持她的决定,允许她边读书边打工。可是,根据学校规定,需要有身份证、户口簿和初中毕业证才能入学。而吴旭的初中毕业证已经找不到了,但是通过努力她就读的初中同意给她补办一个毕业证书。

身份尴尬

从小到大没坐过火车,不能住旅店,更害怕遇到警察查身份证。吴旭自述

据吴旭介绍,父亲生前曾经多次为她去办理户口簿和身份证明,可是一直不顺利,父亲去世后,吴旭和大姑也曾到当地派出所申请办理身份证明,可是一直没有结果。

吴旭说:当地派出所的意见是需要找到我的生母,如果找不到生母,能提供姥姥、姥爷的居住地址也行。可是,我连姥姥、姥爷的面都没见过,更不知道他们在那住。后来派出所说提供爷爷、奶奶的地址也行。可是,爷爷奶奶也去世多年。亲戚只有大姑和二叔,但都不是直系亲属,派出所说没有法律效力,无法办户口簿和身份证明。

因为没有身份证,吴旭觉得自己像一个外星人,处处碰壁:从小到大没坐过火车,不能住旅店,在沈阳打工也不能租房子住,更害怕遇到警察查身份证。因为没有身份证,找不到好的饭店打工,只能通过熟人介绍。因为不能租房子住,吴旭只能吃住在饭店

吴旭说:我不想一辈子做服务员,现在我通过自己的努力有能力读书了,可是因为没有身份证明却让我求学无门,真是太让人难过了。我想拜托沈阳晚报,帮我和有关部门沟通一下,能否特事特办,让我有个户口,可以重新回到学校读书。

亲戚证实

吴旭出生在中固镇石旺沟村,是村里的医生给接生的,我还开了出生证明。吴旭大姑

为了核实吴旭所说的话,联系了她的大姑吴秀丽。吴秀丽是开原市中固镇石旺沟村民。她告诉:吴旭的父亲叫吴德昌,是我的大弟弟,他结婚时没登记。他也在中固镇石旺沟村住,曾两次入狱,他的妻子在孩子4岁时就离家出走了,从此再没回来过。弟弟去年因病去世,他的户口簿在我手里。吴旭就出生在中固镇石旺沟村,是村里的医生给接生的,我还开了出生证明。在吴旭父亲还在世的时候,就给孩子申请过户口,可是一直没办成。弟弟去世后,吴旭和她二叔多次去派出所申请户口,村委会还给开了证明。可是,现在还是没办下来。

吴秀丽在中哭诉:孩子的命不好,但是她很要强,爱读书,靠自己的努力养活自己,现在想上学却没身份,命太苦了!

警方说法

派出所已向上级部门申请汇报此事,事情正在办理中,不便多说。中固镇派出所所长佟国力

昨天,与开原市中固镇派出所所长佟国力取得联系。据佟所长介绍:吴旭的事情,他已经了解,几天前还与她通过。问题是孩子没有任何身份证明,吴旭给我们提供了她母亲的姓名,但是通过查找没有找到任何信息。派出所已向上级部门申请汇报此事,能否通过有关鉴定来确定他们的亲属关系。事情正在办理中,我不便多说。

吴旭到底能不能办上户口,本报还将继续关注此事的进展。

沈阳晚报、沈阳主任吴强

旅游热评
玉门租房网
双鱼座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